我与千里洮河图

2022-10-18   漆军艺    浏览:1712    

分享到:

核心提示:《我与千里洮河图》之一一—漆军艺驰车北行共心声,秦许三英为写生。千里之遥逆洮上,一腔胸臆尽丹诚。 王循礼老师的一首七言诗鼓舞着一路向前的斗志。
《我与千里洮河图》之一

——漆军艺

驰车北行共心声,

秦许三英为写生。

千里之遥逆洮上,

一腔胸臆尽丹诚。

王循礼老师的一首七言诗鼓舞着一路向前的斗志。激励着永不退缩,不到目的誓不罢休的信念。督促着我们加快步伐,使千里洮河图尽快现世。驱使着我们趁借时代的东风,通过实地考察、写生把大自然的精美语言推向艺术的高峰。

清晨,太阳慢慢升起来,祥光四射,普照大地,顿觉一阵暖意,身上的每个细胞都被唤醒,经脉皆通。洮河两岸的当归舒展着金黄色的叶子在风中欢舞,宣告着硕果累累,丰收在望。岸边的杨柳树倒映在清凌凌的河水里,为小河频添了不少姿色。洮河水就泛起层层涟漪,像一片片浮动着的银龙,明静的水面上倒映着蓝天白云和两岸的树木,就像一幅大自然的风景画。一条笔直的公路随着洮河伸向远方,道路两旁挺立着杨柳,枝繁叶茂,遮天蔽日,形成一条天然的绿色通道,路旁开满了野花,微风拂过,便能闻到一股扑鼻的清香。公路上一辆红色的汽车在悠闲的走着,车上面三人在商议着行走的路线。刘金东是个中医大夫,他医术精湛,人人都称为神医。由于他对这地理非常熟悉,这次邀请指导是明智的选择,在加上漆水科的帮助,使我对完成这次“千里洮河图”的考察有了坚定的信心。

这次对的“千里洮河图”的考察还要从去年说起。去年六月份,天津市荣程集团在天津市举办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1周年,“荣情绘制百米长卷,浓墨重彩献礼祖国”,绘巨幅作品百米长卷“长城”“长江”“长征”三长活动。在创作过程中激发我对长卷创作的激情,所以家乡的母亲河洮河成为我这次创作的目标。为此我咨询过好多老师:岷州文学主编包容冰、文史委主任包福同、作家贾学辉、长城协会长张润平、孙建军、白文科等相关对洮河多次研究人员。他们曾多年到洮河源头,对洮河的四季变化、人闻景观、源头方向等近行了彻底的考察,对洮河沿岸轻车熟路。有了大家的提示,让我对创作百米长卷“千里洮河图”有了更坚定的信心。有了大家的鼓励我坚信一定会成功。大家的支持促使我像洮河之水百折不屈、奔流不息,勇往直前。

一路走来,我们三人思想一致,有个清晰的目标———青海省的“西倾山”。哪里是洮的发源地,也是千里洮河图起搞的开始。一路上,欣赏着:曲折急静的洮水,一望无边的草原,蜿蜒盘旋的山路,渺渺炊烟的山村,七彩经幡的白塔,金光四射的藏寺,高入云表的露骨山,鹤立鸡群的九层佛阁,平坦宽阔的当周草原,绝美风景尽收眼底。路经到合作时,已是人困马乏,好友后拉民热情接待了我们,席间,藏族服务员唱着响亮的藏歌,美妙动听的“敬酒歌”展现了游牧民族性情豪放,形成了独特的接待宾客的礼节。歌声悠扬婉转,如翠鸟弹水,如黄莺吟鸣,这美妙绝伦的歌声发自于她们的内心,仿佛一切疲倦都已远去,只有这天籁之音……。

凭着刘神医经验丰富,仗着导航的精确导引,不日便到了西倾山附近。真是:山清水秀洮河源。西倾出洮水, 万壑尽入云。

曾经真切的向往,而今就在眼前。洮河源头就应该从西倾山说起,西倾山还被称作西漒山。漒,自然是取强大、强悍之意。这里的山多为露骨山,山体峥岩裸露,髙入云表,冬夏积雪皑皑,数百里外皆可望见山清水秀的洮河源秀色。洮河源头由郭尔莽梁和西倾山北坡的忠曲、琼木且由、翁尼曲、多木旦曲等小溪的汇聚,下面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,河流纵横,牧草肥美,牛羊遍地,哪一道道河流在平坦的草地上自由自在的流淌着,不断的勾勒着美丽的画卷。

群山环绕,一池碧水,云遮雾绕,云来山更佳,云去山如画。要从这重山密岭流泉百道的洮河源头画起,首先要做到认识这里的状况环境。一个从雪山到草原的变化,一个从巍峨壮观到地势平缓,一个从极小的泉水到会聚成小溪,一个从渺无人烟到牛羊处现的过渡过程。更多理解才真正显示出地域性格,这里山势巍峨、长峰挺拔而醒目。它们以突兀的峰峦、冷硬的山脊和崚嶒的岩石,有的已经凝冻千年,有的随着季节变化融化了又再次冻结,强烈地呼应了西倾雪山的料峭与峥嵘。为了表现山势的砍切感和岩石的荒酷感,从传统山水画中提取资源,勾皴并使,长、短斧劈皴结合,创造出一种独特的皴法来表达运用,让积雪覆盖下的山体得到了深入的表现。

经过不懈的探索,探究决定,用笔墨技法“挤白”“衬白”“大斧劈皴”“雪地皴”来表示西倾山的积雪画法。在集“原生态笔墨”为主,能更加清楚的反应,表达,体现出当地的地质风貌。随着多年来的技法改革大部分人以从“先入为主”的主观臆断中走出来了,墨守成规,自我以为的思想逐渐削薄。要想画出新的作品,不论是学习还是创作,写生都成了必要的环节。地域特征更加具有了“限地性”和“在场性”特征了。虚心的去钻研,观察,通过实地写生来开拓新的理论框架和知识,西倾山的写生使我对大自然有了重新认识的理念。

河流湿地,水草丰美,蓝天白云下的洮河碧波荡漾。沿着洮河顺流缓缓而下,山路蜿蜒,不宽的路径,两边青草,野花,错落有致,如铺着一块彩色的地毯。这绝佳景色极其妍美,真让人放眼荡胸,心目大爽。

攀登到了山顶,美丽的尕海湖壮丽的景色尽收眼底,真令人心旷神怡,令游客流连忘返,我们大家赶紧合影,留下这美丽的景色,留下这美好的回忆。蔚蓝色的天空曾拖着幽静的湖水天水一色,勾画出一幅如诗如画的湿地风光。

碧蓝湖泊碧蓝天,翠绿平原翠绿山。登上高岗抬望眼,风光无限妙难言。陈田贵老师的这首七言使尕海湖风光尽显面前。尕海湖是甘南第一大淡水湖,在空旷的天宇下静静地躺一个碧波荡漾的湖泊,是青藏高原东部的一块重要湿地,被誉为“高原上的一颗明珠”。它高远、纯净,四面环山,周围是大片湿地,水草丰茂。实地写景的特点,是要依其本来的面目来表现对象,既是写实,便要忠实客观对象,否则便失去了写实的意义。

董其昌云:“画家以古人为师,已自上乘,进此当以天地为师”。又云:“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,胸中脱去尘浊,自然丘壑内营。成立郛郭,随手写去,皆为山水传神。”  我们要学会以山为德、以水为性的内在修为和咫尺天涯的视觉意识。要所表现物景,首先要突出它的特点,不仅形似,更要神似,所谓神形兼备。常说作画意在笔先,意从何来?当然是观察分析所得。所谓:“知止而后有定,定而后能静,静而后能安,安而后能虑,虑而后能得。”

绘画是视觉艺术,首先需要眼睛这个视知觉的观察,中国画也是源起于一种观察,是一种认识论的结果。

顺着洮河一起流淌,观察着洮河的美丽,感受着洮河的风趣,学习着洮河的豪放。它吸冰雪之灵气,纳日月之精华,凝百川之雄伟,聚千流之恢宏,浩浩荡荡离开平静的尕海湖,时而冲破山谷,时而横穿草原,时而平静温柔,时而如怒如吼。仿佛用它的啸声告诉人们,在这古老而又年轻的土地上,有着许许多多可歌可泣可歌可赞的故事。它蜿蜒曲折,经郭果日,加拉扣等村到赛尔龙乡地界。赛尔龙乡和科才镇的河流是洮河最大的支流,这里气温较为温和,河水常年不冻。是以畜牧业为主的少数民族杂居的地方。  有着宽阔的草原,有着成群结队的牦牛  有着健壮强劲的蒙古马,遍地洁白的羊群……。赛尔龙乡不但风景秀丽,空气清新,山清水秀,而且矿产资源丰富,最有名的冬虫夏草,秦艽等很多名贵药材就是来源于哪这里。

有云:“天地万物,各有千秋,芸芸众生,各不相同,善画者必善察之,得之愈深刻:不善画必不善察之,得之则肤浅,善察物象”。对于赛尔龙这边的风景来说,如何紧扣当地之本实,捕捉当地的地域特征是写景为第一要素。要得写景之本实,首先观察要仔细。梁启超老师说:“真正的艺术作品,最要紧的是描写出事物的特性,然而特性各各不同,非经一番分析的观察工夫不可。”要看出好坏、深浅、表里来,这样才能把物象的真面目揭示出来,发现一般人看不见的美。常见人作画,男女老少,千人一面,南北山水如出一辙,犹如兄弟姐妹,此乃画者心浮气躁,观察不周所致,久而久之,则已养成习气,作画多为概念化。大多数人都是面对着任何地方的山水风景,画着多少年来一直流传的画谱上的东西,画出来的写生于实景毫无关系,但又言辞凿凿的说出一大堆理论。岂不知在当时也只能忽悠一下自己而已。


      (待续)





 
打赏
0相关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