祝 福 与 期 待 --《赡养纠纷案》序

日期:2020-02-05     浏览:253    

分享到:

核心提示:人时常会为世事感动或愤慨,这是人的基本性情。

人时常会为世事感动或愤慨,这是人的基本性情。将其记录下来,并倾注了个人的独特的评判与警喻,便是作家的良知所为了。

作家李洁的小说选集《赡养纠纷案》,便是这样倾注了作家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悲天悯人的情怀。社会底层的民生态,小人物的悲欢离合,草根命运的拷问一一展露。掩卷沉思,颇多感慨。

《赡养纠纷案》是部小长篇,演绎出的是一幕亲情伦理剧。老杨头(杨酉财)一家关系复杂,又加几盏不省油的灯,老二的不规和老四家的水性杨花。好逸恶劳的老二和水性杨花的老四家的勾搭成奸,更让这个家族纠纷不断。夏庭长的庭审是个高潮,人物内心活动活灵活现。这场旷日持久的纠纷案,到被赡养人辞世了才不了了之,才偃旗息鼓,很是发人深省。

《北大荒》是部中篇小说,讴歌了矿工创业的英雄群像,塑造了大刘(刘树国)这位军人出身的优秀矿工,由井下工到副段长的成长历程。正面塑造的同时,眼子的反衬,加强了叙述的力度。“北大荒”因有了男人和女人,而不荒,“骂人也不骂娘”,是真正工人的品性。煤矿生活是作者最熟知的,《北大荒》因而成为近年来不多见的同类题材的优秀之作。

李洁的八个短篇可以说异彩纷呈。被命运游走着的少女石虹的命运,是新时代中国式的“玩偶”;大妮们的麻木和动辄就“抖”起来的大妮娘助长了强子的强权淫威,也就难免“一个都不能少”;不该进城的“新市民”英子终于品到了强权淫威的苦果;天井工揭开了矿工生活别样的一幕,两地分居导致了性功能障碍,其实障碍又何止止于性功能。在《天井工对象》这个短篇里,单宪生与小韩美的传奇,是光亮的一笔。

红尘女子苦,红尘俊男悲。俊男之于飞燕、郭爱斌,与石虹无异,惨惨凄凄。女人玩不起,男人同样玩不起。玩者玩物而已;而田嫂之于两个“男人”,可谓心寒肚战,田嫂的一婚再婚,着实让人茫然起来;校工华子是雷锋时代的产物,可爱抑或可怜的木偶?“把天限地”,其痴情善举还有些可爱的话,其无依靠的结局,只能让人怜悯不已了;米氏,这个典型的雪花膏时代的女人,活得苦涩涩,悲的结局,戛然而止,使这藤“苦瓜”饶有余味!

看得出,作家生活的丰厚和功夫的扎实。尤值得一提的是作家的语言。“不活个腚眼子朝天,才算邪了来!”“秋上下下腰,赶上春里转一早”(《赡养纠纷案》)“别看一个个不拿锄头了,可都是些土豆”“大虾一样的腰板,可顶不起来”(《北大荒》)“撑死他的眼蛋子”(《石虹姑娘》)“拉屎扒地瓜———一举两得”(《天井工对象》)等等,生活鲜活的语言不胜枚举,为作品添色不少。

作家立足自己熟悉的火热生活,关注民生疾苦,爱憎分明,自然会创作出如此多的上乘之作,因而我对作家李洁的创作充满了信心。

基于此,我再挑剔几点,望李洁先生在今后创作中改进。如:人物履历在多次对话中提及,有重复感;情节推进上有时过于琐细;语言太生活化(口语化),影响了作品的文气。此外,罹难、工亡、生命意外……给人物蒙了层虚妄的宿命。

李洁是与我多年来常有联系的生活在基层的作家,他的勤奋、诚恳和严谨,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。他热爱生活,挚爱文学,每次见面,都有许许多多回忆印在心底。

这是他出版的首部小说合集,他的路会很长,很为他高兴。在写下以上文字的同时,也送上了我的祝福与期待!

是为序。


张富英

2008年5月  于北京











 
打赏
0相关评论